【沙漏集】
 客西馬尼的試探
作者:何玉峰(台北信友堂長老)


經文:馬太廿六36-46

耶穌吃完了逾越節的晚餐,帶著門徒到客西馬尼禱告。 我把「總要儆醒禱告,免得入了迷惑。」這一句譯為「總要儆醒禱告,免得你們入了試探」,「迷惑」這個字就是「試探」。耶穌剛出來事奉時,在曠野受撒旦的試探;事奉的末期,又經歷試探,而最後這個試探,在範圍、使命、力度上都更大。
最後晚餐的背景是逾越節,又稱除酵節。大家商議,要用詭計拿住耶穌殺他。四福音中不只一次提到法利賽人、祭司長、文士、長老想要除掉耶穌,絕大部分都發生在「除酵節」。除酵節有一個涵義,就是把舊酵除掉,當權的人認為耶穌就是猶太人要除掉的那個舊酵。這個節期已經暗示了,主耶穌被當成是個需要被清理的對象。
接著提到猶大要賣他,這ㄧ大段落,中文都譯為「賣」,其實希臘原文的意思是把耶穌「交給人」;從猶太人的角度看是除掉他,從耶穌的角度看是自己被交給人,特別是交給一群罪人。
 
客西馬尼事件的框架
這個事件是圍繞著從先知以來的預言,耶穌很清楚自己要應驗那些預言。從施洗約翰為他施洗、受聖靈的膏開始,耶穌就很清楚,這一輩子剩下的三年半要往哪裡去。之前,他兩次提到這事,一次在最遠的該撒利亞腓立比,一次在耶利哥城外。廿六章一開始,耶穌第三次提到他要上耶路撒冷,而且要上十字架,受祭司、長老的苦,被殺。他將這個敘述漸漸推向高潮;這是出於神的計劃,也是出於耶穌基督自己完全的委身。有四處經文提到要應驗經上的話,它們構成了此事件的框架:
一、「人子必要去世,正如經上指著他所寫的」(24節),逾越節晚上耶穌真正關心的是人子要過去,因為經上這樣寫。逾越節的晚餐,正常情況吃無酵餅及被殺的羊羔是那天晚上飲食的重頭戲,可是幾卷福音書的記錄都沒提到羊羔,似乎暗示那天晚上的羊羔其實被殺了,這為那一天該有的節期程序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——他真的照聖經所說,要像羔羊一樣在逾越節被殺。
二、「那時,耶穌對他們說:今夜,你們為我的緣故都要跌倒。因為經上記著說:我要擊打牧人,羊就分散了。」(31節)那天晚上猶大賣主只是戲裡的一部分,戲的最高潮是耶穌基督受死、復活。如果說有小道具、大道具,大道具之一是另外十一個門徒,當這個牧羊人被擊打的時候,他們全都要分散。耶穌使用的辭彙是「跌倒」,那天十二個全倒。
三、當耶穌被交給人的時候,有一個人拔出刀來,將大祭司的僕人削掉了一個耳朵,根據其他福音書的記載,這個人是彼得。耶穌說收刀入鞘吧,他解釋說,經上所說,事情必須如此應驗(54節),如果用刀解決,它就不能應驗。
四、「這一切的事成就了,為要應驗先知書上的話。當下,門徒都離開他逃走了。」(56節)「逃走」在聖經的預言中,收刀入鞘、耶穌基督上十字架、所有的羊都要分散跌倒也都在聖經的預言中。耶穌基督要上十字架,一切會發生在他自己和周遭人身上的事情,聖經都已清楚記載。
 
這條路大家都有分
那天,他們一起領了主的聖餐——「拿起杯來祝謝了,遞給他們說你們都喝這個」(27節);而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,令人印象最深的就是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」。馬太福音另一處提到「這杯」,是約翰的母親求耶穌,將來在他的國裡,讓兩個兒子,一個在右邊,一個在左邊。耶穌劈頭就說:「我將要喝的杯你們能喝嗎?」一般的理解就是他要受的苦,他們能受嗎?接著是「我所喝的杯你們必要喝」。換句話說,這條路大家都省不掉,這個杯大家都得喝。那天晚上,在耶穌的心意裡,這十一個人跟他一起領逾越節的杯,他們在神的國、神的道路、神的榮耀裡都有分了。
教會最在意兩件事:第一話語,第二聖禮。那天晚上,這兩件事都在客西馬尼的前後被鋪陳出來:神的話語(預言)以及最後的晚餐——這個在教會沿襲了兩千年之久的聖禮。
 
幾個層面的試探
耶穌清楚馬上就要臨到他的、他將被賣、被交給人……,他的回應就是禱告。如果真有試探,最大的試探可能是什麼呢?
第一,靈魂軟弱的試探:他面對的第一個試探,是他自己(38節的「心裡」在馬太福音其他幾處譯為「靈魂」)。耶穌經歷幾乎要尋死的憂傷,這來自於他很清楚神的話,也照著神的話立下了這個永遠不變的聖禮,要在教會中世世代代被紀念。當清楚的記號都攤在眼前時,他似乎開始有一點遲疑。主耶穌說:「父啊,倘若可行,求你叫這杯離開我。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,只要照你的意思。」他的靈裡願意,但另一個源自於肉體、拉扯的力量出現,這種拉扯的力量,聖經中稱為「軟弱」。
總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」(41節),這使我們想到主耶穌教導門徒的禱告:不叫我們遇見試探。「入了迷惑」與「遇見試探」在希臘文是一樣的,耶穌教導門徒的禱告也就是他自己的禱告。每當他想起上帝的呼召,想到將要成就的使命時,他就如此禱告。耶穌的禱告原來也是為最後的一刻而預備的。
 
第二,身體軟弱的試探:耶穌承認自己極其憂傷,帶著三個門徒一起儆醒禱告。看來這三人並沒有聽懂,也沒辦法分擔耶穌的憂傷,因為他們睡著了。憂傷有時會因得不到所期待的幫助,而陷入更深的憂傷。
聖經沒有描述這三個門徒的心理狀態,卻描述了他們身體的狀態,「他們睡著了,因為他們的眼睛困倦。」(43節)他們不但沒有用禱告、理解、傾聽來幫助耶穌,自己也陷入因身體疲憊帶來的試探和軟弱中。路加福音廿二章提到,門徒是因過度憂傷而睡著,對照耶穌的憂傷,可見他們是在不同的層面遇到不同的軟弱,都需要禱告、儆醒,求主幫助。
真正的試探是什麼?自己的、同工的、身體的、靈魂的交織在一起,佈下一個複雜的網。主禱文中耶穌說,願神的旨意成全,在客西馬尼,耶穌第二次禱告也說「這杯若不能離開我,必要我喝,就願你的意旨成全。」(42節)在相當的程度上重現、呼應了主禱文。
 
第三,要不要顧念別人的軟弱的試探:耶穌說,你們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試探。他關心的是自己,還是身邊這十一個門徒?這是關係他生死存亡的一刻,他自己在這麼深刻的憂傷中,卻一而再、再而三回來探視這三個睡著又軟弱的門徒。我推測,他求主的旨意成全,這包含兩方面:一方面成全他照著神的話語,堅定地走完最後這一趟路。另一方面讓他還能體恤別人的軟弱,也就是顯明了保羅講的:「只有神在我們還軟弱的時候為我們死,且死在十字架上,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。」(羅五8)
客西馬尼的禱告不是只有孤單一人依靠上帝,主耶穌是帶領那些軟弱的人,在他的軟弱中一起走出一條不遇見試探的路。
按此方向重讀太廿六40-45,會有不同的理解。以前會責怪門徒怎麼那麼不長進,這麼關鍵的時刻不能體諒耶穌,真是不堪造就。現在則體會出耶穌的心腸——即使自己深陷軟弱,卻還能體恤門徒的軟弱。換個方式讀,希臘原文也可以有這樣的語氣:「你們和我儆醒禱告片時都很難喔!」這好比孩子功課壓力大,晚上讀到很晚,在書桌上睡著了,父母去看他,心中很不忍。很少父母這時會用力把他打醒:「你搞什麼,明天要考試,讀完了沒有?」大部份父母可以體會孩子真的很辛苦:「算了算了,睡吧,什麼事明天早上再說!」耶穌看這三個門徒,可能就是這種心情。「因為他們的眼睛困倦」(43節),不像指責,而像是替他們的睡著找個理由。
在軟弱中體恤了別人的軟弱,而別人卻不能體恤你的軟弱,這樣的情境中,更要儆醒禱告。當人陷在軟弱和試探時,自己變成最大,希望得到所有的資源,除了自己的憂傷痛苦,什麼都看不到。以前我以為不遇見試探就是工作要小心、酒色財氣要小心、事奉要小心……,反正處處要小心。然而,還有一個更深的試探是,要不要顧念別人的軟弱?主耶穌讓我們看見,即使憂傷到要死的地步,還是有力量可以顧念別人的軟弱;即使到死,同工還是有權力不理解我們,不照著我們所期待的扶持我們。這不是對和錯,而是當我們儆醒禱告時,一定會在上帝的真理中去經歷的事。
 
第四,以暴制暴的試探:猶大帶著人來抓耶穌,彼得抽出刀,砍掉一個人的耳朵。「耶穌對他說:收刀入鞘吧!凡動刀的,必死在刀下。你想我不能求我父,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嗎?」換句話說,用來自神的力量制裁傷害屬神的人,這也是一個試探。這之前彼得是睡著的,完全搞不清楚狀況,之後卻如此勇猛,像要證明:我就是和你同死,也不會不認你。可是耶穌說這不是十字架的路,不是天父的路,他說:我可以禱告十二營的天使來幫助我,我也可以禱告求神給我體恤別人軟弱的力量。
基督教最精彩的,是不落入以暴制暴的試探中。我認識一些基督徒在工作中遇到難處,如果不小心,他們的禱告就會像彼得這樣,想要用刀來回應。譬如說有人在工作上、專業上、財富的累積上,因為信仰受到了挫折、委屈,就常有一個衝動,求上帝幫助我賺更多錢,得更高的地位,讓那些今天羞辱我的人看一看,誰是站在上帝這一國的,這就進入了試探的邊緣。我們在這個世界不是跟別人拼我的錢比人家多、我的產品比別人好、我的人緣比人家好、我的關係比別人夠、我的職務比別人高、我的名譽比別人好,這些都好,但是不能拿這個來拼上帝的旨意,來拼上帝的國。
 
大祭司最大的能耐
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。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,與我們一樣,只是他沒有犯罪。所以,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,為要得憐恤,蒙恩惠,作隨時的幫助。」(來四15)耶穌為軟弱的門徒和教會開了一條坦然無懼的路。既然說做隨時的幫助,可見軟弱對任何人來說都是隨時的。用軟弱成就的路,反而是讓更多人得幫助得憐恤得恩惠的路。
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,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」(來四12),彼得的劍快?還是神話語的劍快?哪一把劍能真正讓神的旨意成全?當這把劍揮出時,骨節骨髓都被刺入剖開,心中的思念主意能夠辨明,好叫我們能夠坦然無懼、赤露敞開的把我們的軟弱,把心裡清楚或拉扯的部份都帶到神面前,讓神的話、讓耶穌自己那次受試探的經歷把我們切開,帶我們走過去。因此「基督在肉體的時候,既大聲哀哭,流淚禱告,懇求那能救他免死的主,就因他的虔誠蒙了應允。」(來五7)可見希伯來書的作者認為客西馬尼的禱告蒙垂聽了,耶穌大聲哀哭流淚禱告不能過度渲染,真正重要的是,他求的那個主原是可以免他死的,可是他卻順服了另外一條神應允他的路,就是十字架受死的路。
他雖然為兒子,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。」(來五8)兒子的名分不是用來享特權,而是用來開道路的;不是用來告訴別人我有多尊貴、多榮耀,而是要告訴別人我要多順服。所以他就為以後軟弱、在順服中掙扎、在試探邊緣徘徊的人,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據。
大祭司最大的能耐就是體恤別人的軟弱,因此,客西馬尼對我的意義是——軟弱已經不能成為使我更軟弱、不顧念別人軟弱的藉口,也不能成為不順服神的藉口。卻是一個找到更合適的機會,更清楚的道路,更明確的旨意,再往前跟隨主的一條路,使我能得憐恤蒙恩惠做隨時的幫助。